干貨丨9位政府CIO和企業CEO縱論政務大數據發展

2017-03-02 16:03 來源: 搜狐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為貫徹國家大數據發展戰略,加快推進政務大數據建設與應用,探討大數據在國家治理、公共服務發展中的重要作用,2月15日,“中國政務大數據建設研討會暨數據基因系統產品發布會”在北京萬壽賓館隆重召開,本次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北京國脈互聯信息顧問有限公司聯合主辦,國內電子政務和信息資源管理專家、省市大數據主管部門領導、業界知名企業代表及行業主流媒體代表15位專家出席。關于數據基因DNA,來聽聽政府CIO和企業CEO怎么說?

  國家林業局信息辦主任 李世東

  今天這個會議主題很新穎,國脈是一個智庫,是智慧的源泉,長期圍繞大數據、電子政務分享了很多思想,共享了很多智慧。

  就數據基因這個產品而言,我覺得至少有三個特點:

  第一,創新。特別是這個題目——數據基因,我們會很容易聯想到生物領域的東西,這是個生物學概念,當前其實就三大技術:信息技術、生物技術和材料技術,“數據基因”這樣一個名詞就把這里面三個中的兩個都占了,提的很好。在看完介紹材料以后,知道很多內容是從數據的最基礎的底層進行梳理,這對當前政府信息資源發展現狀而言,思路很新,對下一步工作很有意義。

  第二,適時,恰逢時機。最近這兩年隨著大數據、政府信息化的發展,對政府信息資源目錄的要求越來越細,越來越高,各個部委都在做這個事情,所以這個時候推出這個產品恰逢其時。

  第三,務實。從我們今天的介紹來看,數據基因這個產品和理念是從大量的實踐案例中總結出來的,從過去的實踐案例中發現一些痛點,發現一些實際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提出我們的解決思路,通過一些典型案例進行匯總和提煉、提升產品化的東西,是針對實際工作而研發出來的,非常務實的。

  江西省信息中心主任 金俊平

  江西是國脈互聯的戰略合作伙伴,感覺國脈集團這些年在頂層做了很多理論思考和探索性的實踐,結合剛剛各位專家的發言,我也談談自己的一些工作認識。

  第一,政務資源的共享和管理我覺得還是必須強化基礎建設。具體要強化三個基礎建設,第一個是目錄基礎,第二個是平臺基礎,第三個是標準基礎,這個是我從實踐中總結出來的。去年國辦出臺了一個政府信息資源共享管理暫行辦法,比較系統地對政府信息資源共享管理做了系列要求,我認為現在的環境不一樣,條件不同,這個辦法的出臺還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對于下一步我國的政務資源共享很有意義,對于今后推動大數據的發展也會有很重要的意義。但是這項工作有很長的路要走,該怎么走呢?我倒覺得還是從基礎入手,加強基礎建設,在三個基礎上加強,第一個我覺得是要加強目錄基礎,就是各個部門在法定的業務范疇內,到底會產生一些什么樣的數據,這是它會產生的資源,這個目錄是必須要梳理出來的。第二個基礎功能是平臺基礎,那么梳理出這個目錄以后,你一個云平臺與多平臺進行對接,甚至于多平臺進行交換,那么這個平臺交換的問題,以前效果做的不好,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但我們覺得平臺交換是必須的,這個是一個橋梁,所以平臺基礎要加強。第三個是標準基礎,包括數據的標準和平臺間的對接,這幾個基礎工程其實是相互關聯的,如果你單一的加強一個基礎建設,其他的建設不見得能發展起來。原來政務數據開放出現很多問題,很大程度上是目錄梳理力度不行,然后就是速度太慢,等你把目錄梳理出來的時候可能1年過去了,再就是基礎設施也不配套,交換系統、基礎設施等沒有配套,所以我覺得這個要加強基礎設施。

  第二,國脈的數據基因產品為我們解決信息資源的共享和大數據的應用提供了一個思路和路徑。因為信息化是多路徑的,包括我覺得它應用于底層,關注點很好,我們很長時間都在關注底層基礎設施的建設和應用系統的建設,但是這個立足于大數據的應用,而且是以長遠的眼光從底層開始入手,我認為這個思路和視角是非常有價值的,這個探索是長遠的,特別是它基于這些理論的思索之后又有一些案例基礎上提出來的四化:標準化、模板化、智能化和可視化,我覺得這些是非常有價值的。我覺得“數據基因”系統對于我們落實國辦去年提出的政府信息資源共享管理暫行管理辦法的要求是很有幫助的,有什么幫助呢?第一個,它有利于迅速的完成目錄梳理,原來我們這個目錄的梳理過程是很慢的,一項完整的梳理工作可能前后要搞十個月的時間,等你十個月的時間把它弄完了以后,還沒把它定型,可能又變了,現在你通過這個平臺過程可能使目錄梳理,可能三個月就把目錄全部梳理出來了,那么你這個梳理出來之后就可以馬上跟平臺建設,我覺得這一點是很有價值的。第二個特點是拓展性。你可以根據部門特色的東西做一些拓展,基礎的東西有了就可以進行拓展,各個部門在梳理的過程中,可以根據各個部門的業務流程和業務來做一些梳理,做一些拓展。第三個是系統化,基本上是對行業底層目錄的梳理,資源共享的推進這一塊考慮得還是比較系統的,所以我感覺這個產品對于我們落實國務院的文件,推進政務大數據發展還是很有幫助的。

  第三,期待與國脈共同開展更好的探索,在產品技術基礎上,希望根據地方的變化做一些地方版本的嘗試。目前江西的集約化頂層設計做的比較好,下一步政務信息資源共享試點省份有三個,江西是其中的一個,包括信息資源目錄梳理,我們希望在試點的過程中能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通過數據基因這套產品來支撐推進,期待我們共同在政務信息資源共享領域探索出新的前景。謝謝!

  國務院國資委信息中心副主任 陳忠平

  從整個信息化的發展歷程來看,今天推出的數據基因系統有著歷史發展的必然性,我提兩點想法:

  第一個是關于數據基因系統的出現與整個國脈集團發展是有著必然的關系。所以簡單的談一下關于電子政務發展的問題,有時候是業務發展遠遠趕不上各種技術發展的快,現在我們的一些業務跟不上,關于數據管理這個事其實很早以前提出來,到現在這塊還是發展不太好,包括國務院出臺的政務信息資源共享管理的文件,它如果這塊工作做得好的話肯定不會出,肯定是因為用的不好,所以我們還是按照基礎數據,從問題入手,找出問題所在,這個不管是在整個資源共享上,不管是政府也好還是企業也好,業務和信息化、業務和數據很多情況下都是分離的,我們結構設想是好的,但是我們在日常應用中很多情況都是分離的,領導關心的是匯總完以后不是數據,是信息的高度融合,在這一塊我覺得原來信息化的分散建設到逐步整合,到目前集約化建設,這是一個信息化的發展過程。

  另外一個就是從數據的角度來看,其實也是從數據的分散、數據的物理集中到數據的統籌集中,現在我們很多情況下只是做到數據的物理集中,還沒有考慮到數據內部之間的關聯,我們在日常生產生活中可以看到數據獲取的路徑很多。其實領導也很惱火,這個部門統計的數據是這個口徑,那個部門報上來的數據是那個口徑,都對不上,就像我們以前所說的有些單位有“幾本賬”的問題,有的單位有三本賬:針對稅務有一本賬,交稅;針對工商有一本賬;另外一個是針對——比如說你要給領導講績效,這又是另外一種賬,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數據的關聯度上。所以我們現在提出的大數據,我覺得對于今后信息化的推進,包括不管是政務也好還是企業也好,都會有一個很大的推進,所以這個過程還是很漫長的,但是這個問題我覺得還是要從源頭上去抓,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業務層面的規劃和統籌不夠,這就是我們中國現在發展的快,不像西方國家很多是從理論到實踐的過程,基本上得到上下的認同,這個大家做這個事很方便,我們現在開展很多工作,做信息化的部門還是一個弱勢群體,不是說你想說什么,不是說你掌握了規律,人家會說“我說了算”,所以說其實很多事情我們信息化部門是為人家做服務的,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說是業務的需要問題,信息系統的建設核心還是需求的問題,它不提供需求你建設系統也沒有用,你花錢越多責任就很大,所以說這個是需求問題,業務需求不夠,業務統籌不夠,包括我們這次的深化改革,在制度層面上,頂層設計上是很好的,但是我們在繼續往下落實的時候,現在問題很多,就是包括信息系統建設和信息資源管理等問題,因為你沒有一個落地的話很難去支撐的,今天說東,明天說西,所以這個需要我們從政務信息化管理層面和決策層面去推進,從底下往上推沒有用,我們講半天人家不聽我們的,我們講人家這是好的經驗、好的做法,那這就代表著你科學嗎?人家不認可,所以這一點需要我們自上而下的發布這樣一個文件,文件下來之后,各個單位、部委需要抓住機遇在這塊實現充分融合,但從業務推進層面來看這個還存在很大的挑戰。

  第二個是信息管理問題,信息管理與信息化管理是兩回事,我們現在講的信息公開,一個是信息管理,另外一個是信息化管理。信息化管理我覺得更多體現的是一種業務需求,從業務的深層下去管理,信息管理的概念某種意義上很多人講其核心是“權力”,很多政府部門都在做信息工作,領導決策都需要信息,各個層級的人都在收集、處理信息,作為信息管理不管是部門還是地方也好,它是一個權力的問題,應該是誰去做呢?我們想做,人家會說你們怎么做的了?作為信息化本身我們去做這個事情我們責無旁貸,但是作為信息管理本身該不該我們做?領導讓我們做,我們再去做,如果領導沒讓我們做,這是一個很尷尬的事情。信息化責無旁貸我們可以去做,但是信息管理呢?至少說我們單位沒有問題,也沒有人去明確,那么沒有人去捅破這個東西,那么誰去做,誰去落實,后來我想補充一點就是你這個單位的總數據的問題,公司監管管什么,其實最后落實的就是說把它生成了六個方面,比如說生成200多個指標,這就是我們總數據到底有多少,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所以這就是我們在整個信息化推進的過程中的最大難點,一是業務規劃和統籌,第二是信息化管理,這個誰來干?因為你干多了最后人家還說你占了別人的田,你還要承認錯誤,現在是習近平總書記很重視這個工作,這個非常好,但是目前,整個信息化推進的氛圍還不夠務實,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我想大家今天坐在這里還是比較務實的,真正把這個事情辦了,回過頭來還要想想這個事情該不該你辦?有沒有人辦的問題?這個是核心。這個是講講關于目前電子政務發展的一個想法。

  第二部分講講數據基因系統。這個數據基因系統跟以前的信息資源管理目錄、信息資源目錄系統應該說很類似,我覺得從大的方面來說在原來基礎之上有一定發展、擴充。這塊我主要講幾點,第一個是定位和作用的問題,我們的系統是定位在信息資源管理還是信息資源共享上,我覺得這個側重點可能不一樣,從我個人角度來理解的話,更多的是側重在信息資源的管理上。我覺得這個側重點不一樣,可能給系統要求會有很大的不同;第二塊是作用問題,它這個作用還是圍繞這個系統跟別的系統之間的關系,我覺得還是沒有完全講透,這個數據基因系統和別的系統是什么樣的關系,我覺得這個要說清楚,說不清楚的話這個事情就不好辦,大家在理解上一定要界定上它在鏈條上屬于哪個層級上。第二點就是關于這個條和塊的問題,我理解的是部委和地方其實從事這個業務工作的性質不一樣,如果系統是一樣的話,可能就有很大的問題,我建議這個條塊的需求不同還是要系統的版本和模塊應該分開,在功能表現上應該有很大的不同。

  第三點是關于數據管理,要與總數據管理和數據共享分開,特別是總數據的管理。這個涉及到一個部門的信息化發展最核心的東西如何體現出來,我覺得要把總數據的管理更近一步,不僅僅是體現在數據元的管理上,還在于提升總數據管理,只有這樣的話我覺得這個系統才有真正的發揮它的作用和價值,因為我們現在也在考慮在數據建設和管理上,否則的話你層級太低,除了數據元的管理,還要提升到總數據的管理層面,因為所有內部的共享都與這個總數據和信息池共享。

  第四點是平臺建設。我們的想法是最好跟這個方法論同時推崇,進行匹配,便于落實,有這個系統后怎樣去做,進行統籌實施,這個很關鍵,這樣在實施的過程中就不會走樣,不需要大家都去探討,最后形成一個知識性百科一樣的東西,大家不斷完善,實施起來比較快,更主要的是建完以后用起來也比較好用,更加標準化、規范化,這個需要把技術和經驗融合在一起。我就提幾個我個人的想法,供大家批判。

  科技日報策劃運營中心副主任 邵徳奇

  我跟國脈打交道已有12年之久,參加國脈的活動每次都有一種新的驚喜,最初我們在一起做網站規劃,后來做智慧政府,今天做數據基因,我覺得概念本身就引領著我們信息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所以國脈的會議我個人特別愿意參加,準確的說每次來都能學到很多東西。

  就今天的主題來說,咱們是在一線做信息化,對數據基因我理解的還不夠透徹,但我覺得對目前政務信息資源建設而言是一個非常適用和有用的東西,我們在一線做數據化都面臨一個共性的問題:怎么把數據打通、怎么把數據用起來。現在數據不是沒有,而是很多,但是把多的數據怎么樣用起來,我覺得是挺難的,這一塊一直困擾著我們,所以剛剛國脈在介紹的時候是根據國脈這幾年的經驗積累,包括跟客戶交流后他們通過對需求提煉研發出來的數據基因系統,我覺得特別好。

  我個人對這個產品有特別強烈的三點感覺:

  第一個是很有用。“有用”體現在哪里呢?是從用戶的需求來考慮做這個產品,通過在業務、單位之間的這種需求、交流和積累,確實是需要這樣的東西,實際上在我們一線辦事確實需要這樣的東西,這個問題就是形成了一個數據的標準化,可能這種數據的異構本來就很難的,很多系統怎么打通,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需求點,所以它從這個需求點來做,我覺得對實現數據的標準化,也是下一步實現數據共享和應用的這些基礎性的東西,我覺得這個產品非常有用。

  第二個是很實用。剛才楊董演講中提到我們在政務大數據發展方面面臨十二個問題,以問題為導向做這個系統,所以這個系統它是一個很實用的系統。如果我們以一個概念為導向,那肯定不是一個實用的系統,所以開始大家看“數據基因”是不是就是一個概念,所以從現在來看,它就是一個非常實用的產品,它是從問題出發的,現在我們也在做很多系統,它從問題概括出來,注冊成一個公共的平臺,公共平臺上它可以做很多的應用子集,讓數據標準化,讓數據怎樣能夠共享一種標準化結構,這樣一個公共平臺,擴展成一個一個應用子集,比如說林業也好,企業也好,擴展成只是不同版本的應用,再就是公共平臺上面,做一個應用子集的案例,我覺得可以把這個系統可以擴大成一個非常大的系統,所以我非常看好這個應用場景,很實用。

  第三個是很好用。我覺得很好用是基于很多年的積累,因為這個“很好用”就是基于你們對于用戶的了解比較深,你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給用戶做選擇題,你讓我做加法,我挺難的,你讓我做減法,我挺高興的。讓用戶從十個選五個,總比從五個增加到十個容易的多,所以這本身就是用用戶思維在考慮事情。第二個就是數據之間的打通和轉換,有一個叫智能轉化模塊,就是兩個數據怎么樣用模塊把它轉換過來,這個在我們工作中遇到的太多太多,然后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做科技部的項目時候,××數據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據,突然來了一堆數據,那么在這么多數據來了之后,我可能先進行數據清洗,再開發數據系統,然后再進行數據采樣,這個數據是挺好的。但是我今天是用這個系統做分析的,分析完了之后,我想再用其他系統我再做一下,我又上了一個系統,它做出來之后,這兩個數據結構是不一樣的,這樣我想如果我能把這些數據統一起來,可能這個數據量越來越大,對我這個分析也越來越準,所以說有了這個東西對我們又提出了一些新的想法,這就是對數據基因這個系統本身的一些粗淺認識。

  威海市經信委副主任 馬龍

  國脈的東西能給人帶來很多學習的內容,這次感覺有一點驚喜。今天看了數據基因后有一個非常好的感觸,當年我們操作系統誕生是解決硬件和軟件的問題,后來我們解決的是軟件和軟件之間,但是我們現在弄出數據來了,那我們數據與數據之間怎么交互,我感覺國脈想做這個事情,如果按照這個定位的話,自我感覺這個1。0版本這個雛形,希望成為數據交互的方向,這個是我自己對這個產品的感受。

  有了這種感受之后,我現在在想,如果我們按照以前這個操作系統來說,我們肯定是考慮這個操作系統的和諧性和進步性,從這一點考慮,我們肯定要把以前的數據標準化,這條路是走不通的,怎么辦?這就是我們平臺想做的事,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保證跟以前的數據接通,不要想著把以前的東西標準化再去做什么東西,這條路是走不通的。

  第二,我們這個產品,既然是產品,能不能真正成為一種系統,國脈來做行業版、地方版和服務版?微軟是不是把軟件相關的東西全部都包了?自然不是,它的核心要做的是基礎內容,更何況國脈進入某個地方去肯定要拿出這樣的一個基礎的東西,通過這個東西可以培養一個產業鏈,所以這就是我剛剛講的在別的產業鏈也能看到的東西,不管大數據的企業是多還是少,根本沒有人考慮跟大數據有關的東西,也就是軟件企業很多,做基礎軟件的像微軟也考慮在里面了,絕大多數的軟件企業不是做基礎軟件的,所謂的大數據企業也不是跟大數據相關的,這就是為什么他們不考慮這樣一個問題,而國脈考慮了。國脈恰恰是一個大數據企業,這個是我對國脈的一些認識,其他企業更多的提供一些技術解決方案,比如智能系統,能不能提供智能服務,我們一再說按需提供服務,但是實際上“按需”是沒有人提出來的,比如這些年我們在做什么創新創業,給各種各樣的創業者搞創業大賽,這個事到現在為止干了兩年,我到底應該開放哪些數據給創業者使用,沒有創業者會告訴我們它需要哪些數據,它不需要哪些東西,我們也很難判斷哪些數據是創業者使用的,那我們怎么辦?我們還是要根據政府自己的判斷,我們現在提供的是智能化,能不能再這一方面提供一些智能服務,到底創業者需要什么樣的數據?再一個在地方工作過程中和智能有關的,比如“互聯網+政務服務”,國家出臺政策,地方都在做,但是很多地方都理解“互聯網+政務服務”,政府的服務在地方上我們就說是高配了,但是實際過程中通過數據能區別出來,行政審批的服務在一個地級市就是一千到幾千件,比如說我們的社保服務每天都是萬件級的,差出一個數量級的,所以“互聯網+人社”服務這才是真正社會需要的,我們的城市自己在分配這個數據,都認為我們政府掌握最多的數據,在“互聯網+政務服務”上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數據,領導更多也是看我們的數據,因此我覺得數據基因這個產品對我們的幫助會很大。這個就是我自己的一些感受,謝謝!

  佛山禪城區經濟和科技促進局副局長 李浩

  我記得節前的時候楊董在佛山開年會的時候就稍微展示了一下這個數據基因產品,今天參加這個發布會的現場感受,一是實際上這個數據基因產品正好符合政務信息資源建設發展的方向,我們通過這幾年發布的政策文件發現,我們的政府數據真正需要發揮的作用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二是平臺是融合起來了,但是實際上并沒有實現真正的交流;三是我們把數據資源做一個整合,我們只是簡單的從政府的柱狀表、統計報表中獲取信息,但是數據的定性分析,怎樣對已有的數據做決策分析,這個也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四是這個還是一個新產品,還需要在應用中持續提升。

  我的建議是:

  一是國脈的數據產品主要是針對政務數據、產業數據和社會數據。但是不可能一蹴而就,國脈主要是從政府網站的評測、咨詢從這個角度來做的,產品的推廣一定要從國脈最強的地方、最擅長的地方入手,如果我們有自己的產品就會很有競爭力。

  二是對這個數據基因的產品,怎樣與政府現有的這些系統進行整合。

  三是希望我們這個平臺可以按照產業和政務區分下也許更好。希望這個產品的應用盡快有一個成功的案例,有案例之后我們才有說服力,我們是先有數據才有數據DNA的,我們在搞我們自己的系統的時候,當初在2015年推這個系統有很大的障礙,要讓人適應計算機的應用,改變我們的傳統思維和大眾模式。

  四是希望這個數據DNA產品出來之后可以與現有平臺進行融合。因為現在是“互聯網+”時代,簡單來看是一個物理鏈接,實際上是一個化學反應,把云計算、大數據用互聯網技術進行融合,如何簡單的把數據DNA應用到我這個行業里面來,能讓這個產品展現出新的效果是當前很重要的問題。

  中軟國際副總裁姚遠

  我主要就大數據建設的三個主要的環節,結合我個人的故事,以及我個人在幫助客戶和政府工作的一些經驗和體會,提供一些問題供大家思考。前面各位已經談了很多點,第一個我說的就是關于個人最簡單的例子,我個人差不多30多年的通訊錄,有電腦、手機上的,有windows的、蘋果的、安卓的等等,各種版本經過不同的演進,試著用各種各樣整合的工具都不成功,最后手機通訊錄每一個名字下面有N多個重復的名字,那么為什么舉這個例子,這可能恰恰是國脈今天發布的數據基因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我認為大數據發展主要包括三個方面融、管、用。融就是整合、融通;管就是管理、開放;用就是把應用做好。那么它的這三個方面在實際工作中又各有各的問題,回到實際中去,我想這三大塊組成了現在信息化建設的三大過程,現在有不少的大數據同行也好,個人也好,可能他覺得大數據的建設,只要把錢投進去,基礎設施就建好了,投錢、投人力下去,可能一年、兩年或者三年就做完了。其實從我們的經驗來講根本不是這樣,它是一個重復的,不斷滾動朝前發展的過程,形成一個閉環往前走。因為所有的東西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你想要就能達到你想要的目的,可能有階段性目標,但這個一定是階段推進的過程。第二,大家希望今天把所有的數據整合在一起,其實離真正的大數據最終目標的建設還差一段距離,把所有的數據整合在一起,我們把部門數據還是社會公眾數據整合在一起,90%其實都是垃圾,就算不是垃圾,但絕大多數也是重復的,這個是第一點。第二點,如果這些數據不能成為應用,不能成就我們大數據建設的最終目標的話,數據也是垃圾。

  回到我們大數據發展的整個三方面:第一個是整合和融通,這個我們碰到的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把不同的條和塊、條下面有很多條,塊下面有很多的塊,把這些條、塊怎么整合在一起,這個不是技術上的問題,這個是整個管理體制和各個方面的問題,這個我不做展開;第二個是這個數據整合進來我怎么去做最簡單的第一步,就是數據的規則化和標準化,那么我們今天來講國脈的數據基因給大家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做數據整合的工具,這個是走出的第一步。而且隨著產品的拓展,會帶來很多的好處,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工具,所以說在應用方面。那么第二個關于這個數據的整合融通是在條、塊上,這個有成功的經驗,但是它的范圍還在某個層次上,而且這個層次推動的是政府在推動和引領,而且這個推動是是相當于政府在破除部委辦,這個數據是我的資源不愿意放開。當然做的好的就是我們看到的某些城市它成立的班子推動大數據發展也好,它是可以跨部門的推動,這些是關于大數據建設的第一部分,數據的整合和融通。

  第二塊管,管理和使用,怎么管理,怎么開放,這個數據拿來我是要管好,要去脫敏,涉及到個人信息和政府的一些敏感信息,怎么去脫敏,怎么去開放,給各種類型的部門、企業,怎樣去做應用、怎么樣去開放,我覺得這一點談的很多的還是數據的開放度,我想在另一方面就是我們國家最欠缺的一塊還是法律法規,法律法規怎樣去保護個人數據,敏感信息也好,記錄信息也好,當然我們現在有法律在里面,不夠詳細,很多東西都是在摸索階段,在政府或者從省市地區往下走的話,逐步過渡到規則上可以建立起來。行政規則建立起來后,數據的保護和數據公開的法律法規應逐步建立起來。第二塊就是怎么去制定一些東西,一些基本的東西是開放的,如果沒有開放,個人也好、政府部門也好,都沒辦法去利用這個數據,那我們這個數據也是垃圾。

  第三是應用。首先要明確應用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最終我想不外乎三大塊,輔助政府、扶正、會政、使政府產生所有的角色有數據和事實驅動,產生的數據是正確對待,并且是智慧的,當前這個現狀也是最佳的,這是一塊,對于企業來講就是要幫助企業創新和持續發展這個為目的,而對于老百姓來講就是利民,所有的東西在這里面,包括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是方便的,對醫療、養老都是有幫助的,這個是一個宏觀上的大的目標,所以你所有的應用這三個方面又不能脫離,對于大數據建設也好,智慧城市、智慧政府也好,這三方面都能體驗到我這個東西是對我來說是有利的,這樣能產生一個良性的循環,非常現實的就是我們到哪里去找哪些應用,而這些應用能幫助到大家,能體會到對我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都能產生一個很大的幫助。

  那么應用是怎么來的,主要從兩個方面的需求:一個是從應得需求,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也好,我有這個需求,你牽頭把這個需求做好,這個是一種需求,另一種就是企業或者個人認識到這方面將來可能產生比較大的需求,其實它并不是單項的,而是雙向的,所以說總結起來應該是大數據的建設離不開人、企業和政府,需求和應用都是雙向,最后達成人人參與的大數據建設,或者是智慧條也好、智慧塊也好,這個是更現實的一點,使大家能體現信息技術、革命和演進的建設能給自己的衣、食、住、行的帶來更好的體驗。

  感覺數據基因這個產品非常有意思。我做了很多年的軟件咨詢和研究,當我看到這個我在想把知識化的產品固下來,使得我們在做資源共享梳理的過程中更加標準,更加規范,我們這是一種數據資源共享和目錄梳理的方法論,同時它還駕馭了一些數據共享和數據交換和管理,所以說這個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我的建議是:一個方面我認為這個產品可以加上兩個東西,第一個是在項目管理這個層面加一些輔助性應用,因為整個產品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可能設計的人員比較多,所以都會有一些項目管理本身相關的內容在里面,可能對我們整個事情會更加有效。第二是從政府數據這涉及敏感的安全的問題,就是把數據基因系統的安全的要素和管理要怎么去實現,這個涉及到怎么更方便的去應用和推廣的問題,比如說用一些云計算和SASS系統,剛剛我們專家提到了,不僅僅是演示,可能幫助咨詢師和分析師能夠通過遠程就能完成一些任務,所以這樣也會加快我們的一些進度,也會節省我們的一些成本。

  另一方面就是通過渠道,現在是通過我們對接政府部門,但是因為我這些年一直在做軟件生態系統的建設,我發現這個渠道是非常的重要,這樣能夠快速把這個產品推廣到全國,第二個除了這個線下的推廣和渠道之外,我認為我們這個系統也可以打造一個生態鏈,尤其是可以與我們這些電子政務的業務系統和生產商建立一種合作伙伴關系,甚至是戰略合作伙伴,這樣在系統構建和維護當中,就能把我們這些標準和規范與他們集中起來,對我們后續利用可能更有效,所以說依托國脈在整個政務資源規劃頂層設計這個方面打造一個生態,甚至是組建一個聯盟也好,都是很有利的,也會很好的推進這個事情。

中國軟件網CEO 曹開彬

  感覺數據基因這個產品非常有意思。我做了很多年的軟件咨詢和研究,當我看到這個我在想把知識化的產品固下來,使得我們在做資源共享梳理的過程中更加標準,更加規范,我們這是一種數據資源共享和目錄梳理的方法論,同時它還駕馭了一些數據共享和數據交換和管理,所以說這個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我的建議是:一個方面我認為這個產品可以加上兩個東西,第一個是在項目管理這個層面加一些輔助性應用,因為整個產品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可能設計的人員比較多,所以都會有一些項目管理本身相關的內容在里面,可能對我們整個事情會更加有效。第二是從政府數據這涉及敏感的安全的問題,就是把數據基因系統的安全的要素和管理要怎么去實現,這個涉及到怎么更方便的去應用和推廣的問題,比如說用一些云計算和SASS系統,剛剛我們專家提到了,不僅僅是演示,可能幫助咨詢師和分析師能夠通過遠程就能完成一些任務,所以這樣也會加快我們的一些進度,也會節省我們的一些成本。

  另一方面就是通過渠道,現在是通過我們對接政府部門,但是因為我這些年一直在做軟件生態系統的建設,我發現這個渠道是非常的重要,這樣能夠快速把這個產品推廣到全國,第二個除了這個線下的推廣和渠道之外,我認為我們這個系統也可以打造一個生態鏈,尤其是可以與我們這些電子政務的業務系統和生產商建立一種合作伙伴關系,甚至是戰略合作伙伴,這樣在系統構建和維護當中,就能把我們這些標準和規范與他們集中起來,對我們后續利用可能更有效,所以說依托國脈在整個政務資源規劃頂層設計這個方面打造一個生態,甚至是組建一個聯盟也好,都是很有利的,也會很好的推進這個事情。

  北京凱英信業CEO 賈立東

  在座很多都是國脈現在的和未來的用戶,我是做軟件起家的,剛剛鐘總提到了“平臺化”,我感覺這個詞用的不太好,有點傳統軟件的風格,模塊化不足。舉個例子,我們單位做了水利行業水利工程這個項目,因為我們國家的水利大壩都是十億以上的項目,它的管理進度管和理都是表單,當然我們做的很多表單變成我們用一次表單收一次費,但是現在一共就推了三個客戶,但是向這個方向努力呢,我具體的建議也不成熟,估計您都考慮到了,您是不是可以在某些省市或者區縣只用您的基礎版,做您最優勢的那塊,您的咨詢優勢轉化為模板優勢這塊,這樣您增加了一個客戶群就是軟件企業,現在我感覺您的客戶群基本是政府客戶,如果您免費了或者很低的按次收費,好多單位只有一兩個人能定這個字段的名稱是什么?最終可能是信息化主管的那個司局或者是主任。這些單位都有經銷商或者是軟件商,很可能幫你銷售。還有一個剛才提到行業趨勢最大的市場,我建議你能不能跟你的客戶一起,就是與別的小伙伴一起把這個數據元和元數據提煉上來,你一審核,既有利于政府優勢的推廣,因為政府的客戶,又有利于建立合作伙伴,這個有點互聯網思維,就像吃自助餐一樣,吃一個很便宜,但是單點就很貴。發揮國脈最強的優勢。

  我建議數據基因產品第一個可以開發基礎版、增值版、行業版、免費版等不同版本;第二個就是利用行業合作,這個也是我們國脈的優勢,可以和客戶一起把政府機構變成審核人和支持人,也可以提供一些表單,這些表單也可以按次收費,我不知道這些表單是什么模式,我來也是抱著這個希望能跟國脈有一些合作,因為國脈的頂層設計和規劃在國內是領先的。

標簽:

責任編輯:admin
微彩 南京 | 常德 | 凉山 | 娄底 | 乌海 | 承德 | 巢湖 | 黄石 | 渭南 | 九江 | 达州 | 河北石家庄 | 遵义 | 涿州 | 韶关 | 达州 | 菏泽 | 宜昌 | 楚雄 | 灌南 | 天水 | 顺德 | 海丰 | 巢湖 | 吉林 | 巴音郭楞 | 海南海口 | 资阳 | 湛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黑河 | 遂宁 | 仙桃 | 巴中 | 保定 | 金坛 | 定西 | 朝阳 | 宿州 | 惠东 | 鄂尔多斯 | 嘉善 | 承德 | 鹰潭 | 聊城 | 荆门 | 威海 | 莒县 | 衡水 | 荆州 | 象山 | 汕尾 | 定安 | 姜堰 | 海安 | 济源 | 辽阳 | 娄底 | 济南 | 丽水 | 燕郊 | 保山 | 青州 | 济南 | 泰州 | 珠海 | 眉山 | 宜春 | 玉环 | 乐平 | 沧州 | 陵水 | 葫芦岛 | 桓台 | 桐城 | 永新 | 临汾 | 莆田 | 德阳 | 甘孜 | 朔州 | 赣州 | 固原 | 贺州 | 湘西 | 泰州 | 红河 | 林芝 | 泸州 | 定安 | 包头 | 南通 | 澄迈 | 泰兴 | 燕郊 | 泗阳 | 海南海口 | 宿迁 | 云浮 | 眉山 | 汉川 | 澄迈 | 通辽 | 仙桃 | 金华 | 庆阳 | 溧阳 | 黄南 | 汕头 | 河池 | 黑龙江哈尔滨 | 丹东 | 鹰潭 |